行路难

原野。
一人/全职/历史。
我爱太白一辈子。
头像图源网,侵删。

记个梗。

“我的竖琴飞向我。”

是要开始写甜甜精灵AU了。

森林精灵车&行脚旅人蓝。

甜甜圈。不谢。

甜完就开始肝海妖的一把大长刀。

后续的一个比一个黑了。

【车前子中心向】你车哥如是说(武林大会篇)

沙雕产物,放飞脑洞。可能含有令蓝溪阁粉丝及蓝桥春雪个人粉丝和车前子个人粉丝不适的片段,请小心食用。

略ooc,可能有雷点。

微车蓝。

可能有后续。

1.

听说今年武林大会出了不少犯规级别的角色,但没想到竟然是君莫笑。这回倒好,所有门派,甭管内门外门,都得被这人按在地上,花式凌虐。

什么人呐这是。

2.

今年武林大会,主办方脑子怕不是直抽抽。

一开始,地点定在武当山。武当山好啊,不高不矮,空气清新,超然世外。结果吧,老冯,我们这一拨江湖人的老大,传说中的武林盟主,上了金顶还没和武当派掌门谈两句,就被这些长老啊精英啊拿着拂尘剑鞘小马扎,一人一下抽下了金顶。

摔得鼻青眼肿。

3.

老冯也憋屈啊,老冯憋屈有啥用啊。

4.

江湖儿女们总结出了一个规律,每年武林大会,主办方一定会换场地,而且每年老冯肯定会受伤,严重程度根据今年武林大会场地租借方的凶残程度来决定。

每年老冯受了伤之后就知道要砸锅了,赶紧往四面八方飞鸽传书。每次的内容大多一样,让我们原地待命。

往年都没什么问题,今年……

我们都干到武当山脚下了你告诉我原地待命????

5.

反正他们就,比比了一通之后又让我们爬一圈横断山脉,进蜀,说是把场地改到雪峰山了。进山要走栈道,悬空三千米,宽约三尺,连牛车都走不了,所有装备全部自负。

哈,哈哈,哈哈哈。

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6.

我靠,难个鬼,

7.

不是我吹乎,中草堂就是武当出去的师兄弟们建的。武当是个什么情况啊,轻功,那都是小意思。

基础训练是用梯云纵翻山越岭,日常娱乐是靠万象归心躲避师兄的攻击,都是刀锋上面练出来的啊。

8.

一个不小心就是伤筋动骨一百天,换了你你轻功也厉害。

9.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了解?

废话。不都说了吗,中草堂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武当出去的,包括我。

10.

哦,对了,我姓车,叫我车前子就行。

你问我真名?不好意思,我忘了。

……啊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一级机密禁止外泄了解一下吗。

11.

我们堂主,王杰希,可牛逼了,把你们按在地上摩擦。

对,就你们。蓝溪阁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12.

说到蓝溪阁,那真是几十年的冤家对头啊。想当年第六届武林大会,蓝溪阁那两个不要脸的以多欺少,抢走了本属于堂主的胜利果实。

中草堂差一点点就能摘得当年的“武林第一门派”匾额了!都是因为你们蓝溪阁!

13.

蓝桥春雪你个傻逼看什么看!不服来单挑啊!你车哥教你做人!

14.

说到蓝桥春雪啊,呵,那就是非同一般的交情了。

劫镖交了解一下吗。

15.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在某年某月某日,某个荒郊野岭的小酒馆里,某个貌美如花的老板娘正在蒸包子。哦,别误会,不是要切水浒频道,只是一个场景描写。不说也行,但是不说就感觉背景有点空。

老板娘不是重点,小酒馆也不是重点,包子更不是重点。

重点来了。

一辆镖车从远方吱吱呦呦地晃悠过来,车头懒洋洋地坐着镖头,后面跟着稀稀拉拉的几个镖师。车轮吱呀作响,一切都无聊得像言情话本不写恩爱别离的部分。就在酒馆里围观的路人无聊得快要打起哈欠的时候,荒郊野岭里突然窜出十几条南方人眼中的彪形大汉,领头的那位全身上下一碧万顷,好像刚从靛蓝染缸里捞出来。

一群人干净利落地放倒了镖师,干净利落地喊了声“聒噪”,又干净利落地推走了镖车。

16.

没错,那个一身蓝的就是蓝桥春雪那傻逼。

至于我,呵,你车哥美貌与智慧并存,我会参与这种智障行动吗。

17.
对不起南哥我错了。

我就是那个镖头,回去还因为这事儿被扣了两个月工钱。

18.

后来我才了解到,当天劫镖的那群一共六个,分别是他蓝溪阁五大高手外加一个绕岸垂杨。

五大高手,简称五高,含义是五个在南方人里长得比较壮实的人。

19.

在中草堂眼里,南方高个儿都不算高,除了笔言飞。

这人比我中草堂最高(八角)还高半个脑袋。

八角身高八尺。

自己掂量去吧。

20.

五大高手里话最少的,是春易老。

和自己人也是,动不动就老爱用“滚”字。

你说说你,就算不说夜雨声烦语言碾压,至少也学学索克萨尔字字珠玑吧。你看看你,一天到晚就蹦这么一个字,有个屁用。

21.

我车前子是个粗人,说话也不怎么文雅。在我看来,五大高手里最没有存在感的就是曙光旋冰。

为什么呢,因为这人是陇西人,黑得上下一体,放到黑夜里都分辨不出他黑色的眼睛。

站在他身边,一头白发显得特别黑的春易老都变得明亮起来了。

22.

再说入夜寒,嗯入夜寒。

入夜寒这人是个文职人员,但是被其他四个武将赶着一起舞刀弄枪。

入夜寒心里苦,入夜寒……说不出来。

23.

再说绕岸垂杨。

绕岸垂杨这个人,老蓝特别不爽,我也不爽。

老蓝不爽是因为这个人特别狂,我不爽是因为这人老是拆我们中草堂的墙。

字面意义上的墙。

24.

还记得有一次武林大会,我们和蓝溪阁站对台。我们这边的艾实站主位,我负责在台边压阵。相对的,蓝溪阁用了笔言飞。

按理说,本来应该是蓝桥春雪压阵,但是那天他肚子吃坏了,就换了绕岸垂杨压阵。结果这个不要脸的,做了一件无耻至极又震惊四座的事。

25.

我们打擂台,都是要敲锣的嘛。规矩是锣三声,鼓三声,磬三声,九声未止,不能开始。

但是绕岸垂杨在敲完第一声锣之后就动手了,还是用的远程兵器。

观众席上的各路豪杰就看见他摆了个造型,然后对面压阵那个人脸上就多了块砖头。

青绿色的砖头。

中草堂的砖头。

26.

从此,我对这人印象差无可差。

27.

其实吧,江湖上大门大户的帮派也不止我们蓝溪阁和中草堂,列位看官不要受我误导了。

啊,不过我还是宁愿只有蓝溪阁一个对手啊。多省心。

28.

有关各家的作风啊,都是很不一样的,针对各家的损招呢,江湖(以百晓生为首的)各界都流传着一套顺口溜。

蓝溪阁,跑得快,中草堂,背锅盖,霸气雄图无公害,兴欣轮回出祸害。

百花谷,总玩赖,烟雨楼,女子带,踏破虚空很无奈,遇到老冯全歇菜。

29.

上面的是说啊,各家损人的方式都不一样的。

蓝溪阁仗着自己剑客多,腿脚麻利,经常在两广山道干些剪径勾当。刷刷刷三下,人家卷着你的镖车飘然而去,挥一挥手不留下一点罪证。

我们中草堂呢,因为是药行出身,最不缺的就是锅。这就直接导致了我们在损别家的时候防具只有锅、锅盖和各种药篓子,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霸气雄图作为最有北方气质的门派,行事光明磊落不拘小节,损人也通常是大摇大摆来,大摇大摆去,你还真就没法拿他们怎么样。

兴欣和轮回,这两家,一个是有全江湖最不要脸的掌门,一个是有全江湖最不要脸的外门弟子。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百花谷是苗疆出身,动不动就把蛊虫啊烟雾弹啥的往你脸上甩。对,脸上。那滋味,你懂得。

烟雨楼姑娘家多于男子,因此有这么一个说法。

至于踏破虚空,他们简直就是一教派。每年武林大会都得先作法,耗在他们身上的时间比其他门派加起来的总和还多。但是不作法的话,这帮人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所以我们内部都得强调遇到的是作法前还是作法后的虚空人。

30.

老冯,对,我们的武林盟主老冯,有心病。

用天南星的话来说,经络不通,心血逆行,上攻泥丸。肾水郁积,发乎便溺。

简单来说,心脏病外加尿频。

31.

我们的老冯啊,年轻的时候可厉害了,可惜现在老了。

天南星如是说,完全忽略了老冯每个星期都得中草堂门人送药的事实。

32.

我是不同意天南星的想法。作为中草堂门人,怎么说也得吹我们堂主啊!

33.

但是老冯真的好帅!虽然堂主更帅!天南星如是说。

然后他就被我们给扁了。

34.

别看了,别看了,中草堂唯一的骨科大夫现在叫我们打骨折了。

这就很开心。

35.

在天南星卧床不起的这一段日子里啊,艾实不断地跑前跑后为我们带来各种新闻。

这人是中草堂消息最灵通的,因为他是百晓生的老大。

36.

哦,忘了说了,百晓生是个团体,专门收集小道消息的。

艾实暂时是老大,下一届老大明年选。

明年,江湖又要掀起一阵消息界的腥风血雨了。

37.

虽说我们和蓝溪阁水火不容,但很多中草堂的兄弟都和对家人终成眷属。

比如说笔言飞和艾实,天南星和春易老,再比如我和蓝桥。

38.

哎,这篇就先写到这儿吧,我家蓝蓝找我切磋去了。

艾实你可看紧点啊,要是下一期江湖日报没有这篇我和你急。

FIN.

我的状态现在是这样的

看完《开封奇谈》电视剧:哎哟包包真可爱展护卫也可爱鼠猫鼠万岁公孙先生真帅真帅真帅真帅就是没有眼镜有点可惜

看到《开封奇谈》动漫封面:公孙先生舔舔舔!这脸这腰这眼镜!

看完《开封奇谈》动态漫画:公孙先生真帅!真帅!不过为什么是鬼畜眼镜哈哈哈哈嗝儿包大人的变身真是秒变沙漠美男子

看到《开封奇谈》漫画封面(只是封面而已!):公孙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和包包真的有问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还是好帅啊眼镜也好帅啊这个冷淡禁欲系画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式尖叫!

给淑馨大佬的生贺!

如题!

淑馨脑丝生日快乐!

奉上贺图以表敬意

艾特一下 @淑馨 



吃了吃武华,突然发现一个bug。

全真派规定弟子不能破身。

武当是中国北部全真派代表山门。

好的。

那车怎么办。

又下雨了……

数学考砸了……

好困啊……

该挂就要挂。

省得给圈丢脸。

jiemoga:

你小你有理?

对不起,我不惯着你。

噫吁嚱: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就算他只是个小学生我也表示不能忍了

可能有人不懂语c是什么,我先科普一下,语c的意思就是语言cos,以三次元Cosplay为原型创作的二次元型角色模仿性质的活动,通过语言文字来演绎所饰演的角色,语C真正的平台是腾讯,百度贴吧如讨论只是一个交流平台。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正式并且受众广泛的圈子。一切二次元作品,都能衍生出语c。

在我建的全职语c群来了个小学生,群里要求审核自戏,她就跑去别人群里盗了一篇别人的自戏发在我的群里,直接被群友发现这是偷来的。两天盗了三篇自戏,还好巧不巧盗的都是一家人的,原主一找就找得出来。我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笑这运气着实太好,哭这道德的确薄凉。三番两次被人抓包还敢继续盗戏,你是盗窃成瘾了还是心理扭曲?

在此声明一点,同人文和自戏是有类似点的,两者都是自我创作,都是属于个人的东西。盗戏的行为和抄袭是同样的道理,我不可能忍受任何一个人抄袭,但是同样这个小学生的行为也是令人发指的。


主角:盗戏者——树鸣      被害者——青酿

P1:自戏原主(青酿)找他理论,三番两次表示圈子不友好,自己还是小学生,怪原主凶她。在言语中表达了对于原主的不尊重,严重倚小卖小,并且语气十分不客气。第一次见人拜师是这个语气,还叫对方别怂,写同人文的怎么了?况且语c是写同人文吗?你怎么不叫对方给你唱征服?由此可见,小小年纪就是戏精,前途不可限量。

P2:这是第二次盗戏,盗戏直接在群里被发现,并且两次盗戏行为间隔时间很短,在经过教育后依然死性不改。

P3:第三次盗戏,直接盗了青酿师叔的自戏。在被人发现的时候,直接@青酿,并且污蔑青酿是他的师父,导致青酿因为识人不清给师门丢脸,而与师门发生矛盾。

P4:右边——这是第三次盗戏,并且涉及师门时青酿对此事的态度。青酿本人是个好性格的人,在自己被盗戏并且对方道歉十分不诚恳的情况下居然选择给她机会,并且真的给她找了个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给他机会。

左边——明明自己是拜师的,叫自己“师父”别心虚,真的是有礼貌啊。她说她小学刚刚毕业,我就好奇了,你这样思想品德是怎么及格的?脾气这么横,我都为你父母感到悲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没有家教。

P5:有人为青酿讨公道,凭什么在群里@青酿,给她泼脏水。她对此的回答是与青酿无关,甚至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那啥,你这么习惯丢脸,你还出啥门啊?我们不懒得给你捡?

P6-7:在讨论组里和那位小学生的正经讨论。十分认真指出了她的错误,并且为她解释了为什么这事会如此严重,最开始态度还算好,到后来开始胡乱骂人,直接群嘲众人网瘾少年。更甚者,公然表态反正这事倒霉的是青酿,要她的解释?下辈子吧!对此我想说:我的刀呢?我一刀扎死你算了。

*P7:重点看看第八张,青酿已经完全崩溃了,甚至不要求道歉,只要能帮他给师门解释一下就行,小学生对此表示活该,反正都是你死。

P8-10:第二天直接把号丢给了自己同学,同学表示她们是好朋友,并且是她把她拉进圈子的。她对于自己朋友的错误认识不清,只是一味觉得是我们抓着不放,而且也给她朋友带来了伤害,说她朋友很难受。我就好奇了,你这是引狼入室了还是狼狈为奸了?还是两者都占齐了?甚至质疑青酿最初的善良是由于她自己不在乎自己的戏,根本就不是圈里人。小学生思维我真的不懂,我甚至不觉得我对面坐着小学生,她让我感觉她就是败类……最后撕破脸皮后,小学生接着出来横,还要求我们得饶人处且饶人?到底是谁昨天晚上撂狠话的?你这样搞得我们故意欺负你一样。因为你是小学生,所以你可以蛮不讲理?


在这里甩一个链接,是那个小学生的QQ号。如果有会黑客的,或者认识黑客的人,请联系我,就算付钱也好,我也要查出来这个小学生的IP地址,看看她到底是谁。现在她已经逼得青酿退圈了,一个在圈子里待了五年的人,选择退圈,这代表了什么,我想没有人不懂。当一个人用自己的无知和无耻把人逼到绝望的时候,那这个人必定应该付出该有的代价。


准备盲狙高考全国二卷。

2018新课标全国II卷高考作文详情:

“二战”期间,为了加强对战机防护,英美军方调查了作战后幸存飞机上的弹痕的分布,决定哪里弹痕多就加强哪里,然而统计学家沃德力排众议,指出更应该注意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收到重创的战机,很难有机会返航,而这部分数据被忽略了,事实证明,沃德是正确的。

  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好的,有难度的盲狙。

可能写个历史相关或者王者相关。

我,沉迷炖猪蹄子,谢谢。

字面意义上的炖猪蹄子。

等过几天整理一个菜谱出来吧。

不过我好像是淡口人……

重刷《建军大业》,为写《太行山上》做准备。

过几天看看有关学运的纪录片和影视剧。

顺便再刷一遍《红岩》。